合同有效工程款利息如何确定

文章来源:典筑律师  发布时间:Jan 15, 2018

工程款利息在合同有效情况下计算标准如何确定,举证责任如何分配等纠纷是工程款常见的争议之一,很多人可能并不能清楚的把握。为您释疑解惑,解决建筑房地产领域的实际问题,是典筑律师义不容辞的责任,下面我们将为您详细阐释。

一、有效合同利息从约定

工程领域中的大部分项目都要求承包人垫付工程款,由于发包人拖欠工程款,会给承包人带来巨大资金压力和利息损失。对发包人拖欠的工程款,双方对工程款利息有约定的,从其约定,没有约定的,工程款利息作为工程款的法定孳息,应当予以支持。

那么当事人之间关于工程款利息的约定是否没有任何限制呢?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在《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案件审理指南》第七条、第(三)款规定“当事人在合同中约定的工程款利息,明显高于国家法定标准的,应当对该约定标准进行调整,调整的标准应当在国家法定标准的上下线左右。调整因素应当以欠付工程款的数额,占工程总造价的比例,拖欠工程款的时间,利息和本金的比例以及发包人的违约事实等作为依据”,这里的利息“国家法定标准”是指同期银行贷款利息的1.3,还是指什么?如果是同期银行贷款利息则明显过低,施工单位无法获得贷款,发包人反而因违约逾期付款获利,有悖于违约方不能因违约获利的司法精神。典筑律师认为,应当根据司法实践的发展,参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 第二十六条规定借贷双方约定的利率未超过年利率24%,出借人请求借款人按照约定的利率支付利息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借贷双方约定的利率超过年利率36%,超过部分的利息约定无效。借款人请求出借人返还已支付的超过年利率36%部分的利息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即约定以不超过年利率24%作为工程款利息的计算标准,超过部分如果施工单位没有确切证据证明,人民法院不应予以支持。(在约定利率大于、等于年利率24%情况下)按照年利率24%主张利息在司法实践中已得到普遍支持,如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在(2015)苏民终字第00337号民事判决书中即作此认定。

        、有效合同违约金和利息能否同时支持

根据合同法规定违约金和定金、违约金和实际损失都是不能同时主张的,但违约金和利息能否同时主张呢,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广东川惠科技开发集团有限公司、襄阳川惠大酒店有限公司、攀枝花惠林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川惠大酒店与湖北王胖子置业集团有限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申请再审一案【案号:2013)民申241,川惠公司与王胖子公司于2007926日签订的《还(付)款协议》中约定,川惠公司若不按约定向王胖子公司支付工程款,“除赔偿乙方每天壹万元损失(不超过30天该损失不计)外,并按银行同期贷款利率的贰倍承担利率”。最高人民法院再审中对该约定“赔偿乙方每天壹万元损失”和“按银行同期贷款利率的贰倍承担利率”认定为:“形式上都属于合同法第一百一十四条第一款规定的‘损失赔偿额的计算方法’,但‘赔偿乙方每天壹万元损失’应为违约金条款,而‘按银行同期贷款利率的贰倍承担利率’为欠付工程价款利息计付标准的约定”,也即违约金和利息可以同时支持。

需要指出的是,违约金和利息的总和,在实践中应当以不超过欠付工程款年利率24%的标准进行确定。

     三、发包人主张按年利率24%计算利息标准过高要求调整,应由谁承担举证责任?

最高人民法院在普定县鑫臻酒店有限公司与普定县鑫臻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与黑龙江省建工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建设工程合同纠纷【案号:2016)最高法民终106号】民事判决中认为,在签订《纠纷处理协议》时,双方当事人对于工程总造价应当具有合理预期,任何一方违约承担的支付违约金的数额,并未超出双方当事人签订该协议时应当预见的范围。现鑫臻房开公司上诉主张违约金数额明显过高,一方面并未就其该主张提供证据证明约定的违约金数额明显高于黑龙江建工集团实际遭受的损失,另一方面该违约金调减请求,与双方当事人签订上述协议时约定高额违约金的目的明显不符,故一审判决判令鑫臻房开公司支付黑龙江建工集团违约金12029897.6元(60149488.17元×20%),符合双方协议约定,对鑫臻房开公司的该项上诉请求,本院不予支持。该判例确立了违约方主张违约金(利息)标准过高应承担举证责任的裁判要旨,为了维护法律的权威性和法律适用的统一性,各级法院应当参照适用。

因此,发包人主张按年利率24%计算利息标准过高要求调整,应当举证责任,否则应承担不利后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