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同无效情况下工程款的利息问题

文章来源:典筑律师  发布时间:Jan 15, 2018

在合同无效情况下能否主张工程款利息,标准是多少,能否优先受偿?实际施工人能否主张?这些工程款常见争议,典筑律师将为您详细说明。

一、合同无效施工单位有权主张工程款利息

工程款利息属于法定孳息,当事人主张利息权利,不因合同效力问题而受到影响。已成为司法实践的共识。如最高人民法院在关于深圳市国远船务工程有限公司与福建省顺达航道疏浚工程有限公司航道疏浚合同纠纷再审申请案【案号:(2013)民申字第1947号】中,明确指出“工程价款利息并非违约金而系法定孳息,因此无论合同是否有效,施工方基于其工程款请求权均有权主张利息损失”。

二、合同无效利息能否参照年利率6%标准计算?

    合同无效,合同约定的工程款利息属于损失赔偿的范围,因此该约定亦无效,一般不应予以支持。但工程款利息属于法定孳息,施工人可以主张。那么作为法定孳息的利息应采用什么标准进行计算呢?

    根据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规定“当事人对欠付工程价款利息计付标准有约定的,按照约定处理;没有约定的,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发布的同期同类贷款利率计息”,工程款利息可以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发布的同期同类贷款利率计算利息。

但由于中国人民银行发布的同期同类贷款利率较频繁,如果欠付工程款金额变化较多、跨渡时间较长,则计算相当复杂。作为非专业人士的律师和法官往往也难免出现失误。而且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是在2003年发布,距离现在已经十多年过去了,法律的具体适用也应跟上时代的步伐。特别是随着2015年《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 》的出台,应当参照该规定来计算确定作为法定孳息的工程款利息,该规定第二十九条第二款第()项规定“既未约定借期内的利率,也未约定逾期利率,出借人主张借款人自逾期还款之日起按照年利率6%支付资金占用期间利息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因此作为法定孳息的工程款利息可以按照年利率6%标准进行计算。

2003年《最高院关于审理商品房买卖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八条规定”由于出卖人的原因,买受人在下列期限届满未能取得房屋权属证书的,除当事人有特殊约定外,出卖人应当承担违约责任:……。合同没有约定违约金或者损失数额难以确定的,可以按照已付购房款总额,参照中国人民银行规定的金融机构计收逾期贷款利息的标准计算”,在该解释中亦“参照中国人民银行规定的金融机构计收逾期贷款利息的标准”。2016年《第八次全国法院民事商事审判工作会议(民事部分)纪要》第18条规定“买受人请求出卖人支付逾期办证的违约金,从合同约定或者法定期限届满之次日起计算诉讼时效期间。合同没有约定违约责任或者损失数额难以确定的,可参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九条第二款规定处理”,因此,根据最高人民法院的司法精神,对于为法定孳息的工程款利息亦可以参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九条第二款规定,按年利率6%进行计算。

三、逾期支付工程款利息是否属于工程款优先权的受偿范围

首先需要澄清的是,这里的逾期付款利息是指法定孳息,而非约定利息。

广东高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合同纠纷案件疑难问题的解答》【粤高法(2017) 151号】15、利息是否属于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的范围?答:利息属于工程价款的法定孳息,承包入主张利息属于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范围的,应予支持。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唐山爱德利尔塑料制品有限公司、中国工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唐山丰南支行与河北省汉沽农场建筑工程总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案号:(2012)民再申字第16号】,裁判观点为:利息属于法定孳息,系承包人实际支出费用而产生的孳息,与工程款本为一体,也应属于优先权的受偿范围。

因此,工程款利息属于工程款优先权的受偿范围。

四、实际施工人的工程款利息问题

1、实际施工人有权主张工程款利息

实际施工人签订的施工合同属于无效合同,合同约定的欠付工程款利息标准无效,但作为法定孳息的工程款利息,不因合同效力而受影响,因此实际施工人有权主张该工程款利息,具体见本文第一点。

2、发包人应否在欠付工程款范围内对实际施工人工程款利息承担给付责任?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六条规定发包人只在欠付“工程价款范围”内对实际施工人承担责任,参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问题的批复》第三条规定“建筑工程价款包括承包人为建设工程应当支付的工作人员报酬、材料款等实际支出的费用,不包括承包人因发包人违约所造成的损失”,因此工程价款范围应仅限于承包人实际支出的费用,而不应包括约定的利息(约定利息属于损失计算的范畴)。但作为法定孳息的工程款利息,属于工程款的一部分,实际施工人可以要求发包人在欠付工程款范围内承担给付责任。

3、实际施工人能否就工程款利息主张优先受偿权?

要搞清楚这个问题首先要解决无效合同的优先受偿权及实际施工人的优先受偿权问题。

1)实际施工人签订的施工合同属于无效合同,实际施工人能够主张优先受偿权的前提是无效合同可以主张优先受偿权。

法律对此虽无明确规定,但很多地方法院在司法实践中已认可无效合同的优先受偿权。

《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一庭关于审理建设工程及房屋相关纠纷案件若干实务问题的解答》第八条.其他问题:4.无效合同的实际施工人是否仍可行使优先受偿权?答: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是立法对承包人应得工程价款的优先保护,属于承包人的法定权利。即使承包合同被认定无效,但承包人所享有的工程价款请求权依然存在,相应的其优先受偿权也应一并受到保护。

《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指导意见》第五条.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的保护:17.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无效,但工程经竣工验收合格的,承包人主张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可予支持。

《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民事审判第一庭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若干疑难问题解答》第二十二条.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无效情形下,谁有权行使优先受偿权?答: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无效,但工程经竣工验收合格,承包人可以主张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

广东高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合同纠纷案件疑难问题的解答【粤高法(2017) 151号】13、建设工程合同无效是否影响承包人主张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答: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无效,但工程质量合格的,发包人仅以施工合同无效为由主张承包人无权主张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的,不予支持。

最高人民法院(2014)民一终字第108号民事判决书中指出:工程款优先权是《合同法》第二百八十六条赋予建设工程施工方的一项法定优先权,目的是保障施工方能够及时取得工程款。《建设工程施工合同》被认定无效,并非排除适用《合同法》第二百八十六条的条件。只要工程款数额确定且不违反法律规定,施工方的优先权即受法律保护。康福公司以案涉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无效为由,主张东阳公司对工程款不享有优先权的上诉主张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可见,合同无效不影响工程款优先受偿权的行使,已在司法实践中逐渐达成共识。

2)实际施工人能否行使优先受偿权及行使的前提?

对此,法律、司法解释并无明确规定,但部分高院在指导所辖法院适用法律问题上给出了答案。

《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指导意见》18.分包人或实际施工人完成了合同约定的施工义务且工程质量合格的,在总包人或非法转包人怠于主张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时,就其承建的工程在发包人欠付的工程款范围内主张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可予支持。

《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民事审判第一庭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若干疑难问题的解答》【浙法民一(20123号】 二十二、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无效情形下,谁有权行使优先受偿权? 答:分包人或实际施工人完成了合同约定的施工义务且工程质量合格,在总承包人或转包人怠于行使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时,就其承建的工程在发包人欠付工程价款范围内可以主张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

《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若干疑难问题的解答 》【川高法民一(20153号】 37.如何确定享有优先受偿权的主体? 答: 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无效,但建设工程经竣工验收合格,或者未经竣工验收但已经实际使用,实际施工人请求其工程价款就承建的建设工程折价或拍卖的价款优先受偿的,应予支持。 

可见,随着司法实践认可无效合同的优先受偿权问题,对实际施工人的优先受偿权问题也逐步有条件的认可。综合各地法院的实践做法,实际施工人行使优先受偿权的前提条件有二,一是工程质量合格,二是总承包人或转包人怠于行使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

因此,司法实践中有条件的承认实际施工人的优先受偿权,在实际施工人有权行使优先受偿权的前提下, 实际施工人可以就工程款利息主张优先受偿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