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项目管控

项目管控

“挂靠”工程价款诉讼主体

文章来源:典筑律师  发布时间:Mar 20, 2018

                                                                       ---以挂靠人为视角




   建设工程挂靠施工,是指为进行工程建设,不具有相应施工资质的施工人(挂靠人)借用有资质的建筑施工企业(被挂靠人)的资质,向被挂靠人交纳管理费,承揽工程并进行施工建设的行为。在挂靠工程中存在两个法律关系,一个是发包人与被挂靠人之间施工合同关系,另一个是挂靠人与被挂靠人之间内部挂靠法律关系。
    挂靠人(实际施工人)能否突破合同相对性,向与自己没有合同关系的发包人主张工程款,在实践中存在不同观点。

一、最高法院判例说明,挂靠人不得突破合同相对性向发包人主张工程款。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公布的案例,总结出最高人民法院对实际施工人主张工程款认定的趋势:挂靠情形下实际施工人不能直接向发包人主张工程款。最高人民法院(2017)最高法民申3613号《天津建邦地基基础工程有限公司、中冶建工集团有限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认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六条适用于建设工程非法转包和违法分包情形,不适用于挂靠,该解释第二条赋予主张工程款权利主体为承包人而非实际施工人。因此,实际施工人不得突破合同相对性向发包人主张权利。

二、苏省高院意见,一般情况下挂靠人不得向发包人主张权利,特定情况下可以。

根据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苏高法电【2017】100号《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解答(征求意见稿)》第7条“挂靠人不是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的相对人,其无权以自己的名义向发包人主张工程款,只能在被挂靠人怠于主张工程款的情况下,挂靠人才能起诉发包人。”“被挂靠人的责任按照其与挂靠人之间的约定处理,挂靠人要求被挂靠人承担工程欠款责任的,一般不予支持,但挂靠人与被挂靠人之间的合同明确约定被挂靠人承担支付工程款义务的除外,挂靠人主张被挂靠人已收取但未转付工程款的,应予支持。” 

江苏省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5)徐民初字第44号《李光明与徐州百川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一审民事裁定书》认为:“原告李光明坚持主张被告百川公司向其支付涉案工程款,不主张第三人新达公司向其支付涉案工程款。根据合同相对性原则,挂靠人不能以自己的名义直接起诉发包人主张工程价款,只能由被挂靠人向发包人主张工程价款。只有当被挂靠人怠于行使权利时,挂靠人才能基于代位权的行使向发包人主张工程价款。

江苏省高级人法院(2015)苏民终字第00028号《上海明境建筑安装有限公司与苏州观音建设发展有限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二审民事裁定书》认为:“对施工合同司法解释第二十六条第二款的理解,应结合该条第一款的规定一并解读,该条第一款规定“实施施工人以转包人、违法分包人为被告起诉的,人民法院应当依法受理。”该司法解释之所以在第二款之前将该款列明,就是强调原则上不准许当事人突破合同相对性提起诉讼,应当按照合同相对性原则有序诉讼,只有在特定的情形之下,实际施工人不提起以发包人为被告的诉讼难以保障其权利实现时,才准许其提起以发包人等没有合同关系的当事人为被告的诉讼。”

上述案例均说明实际施工人不得突破合同相对性向与自己没有合同关系的发包人主张权利,除非被挂靠人不主张权利导致实际施工人权利受损才可以提起以发包人为被告的诉讼。

三、江苏省高院也有判案,支持挂靠人直接起诉发包人主张权利,理论依据为双方之间存在事实合同关系。

但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2016)苏民终字46号《崔建春与江苏鑫世航建设工程有限公司、江苏龙腾电缆有限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中明确指出“挂靠人向发包人主张工程款,是由于发包人接受挂靠人工作成果,从而产生的向其对应给付的义务。但挂靠人要求被挂靠人对发包人欠付工程款的行为承担连带责任,则无事实和法律依据。”

综合上述分析,在江苏省法院一般观点不支持挂靠人向发包人主张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