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典筑案例

典筑案例

分公司对外签订合同效力分析

文章来源:典筑律师  发布时间:Jun 16, 2018


     基本案情

    C分公司是B公司设立的分支机构。

    2011年10月3日,原告A公司与被告C分公司就被告B公司承建的×××工程签订《施工合作协议》,双方商定由C分公司按55%、A公司45%的比例进行投资,施工所需资金双方按C分公司编制的资金需求计划书所确定的节点、额度,按时足额汇入指定共管帐户。

协议签订后,A公司投入部分项目资金并完成了部分工程的施工。2015年2月15日,A公司与C分公司签订《解除协议书》,约定:双方同意解除2011年10月3日签订的《施工合作协议》,双方互不追究责任。后续工程由C分公司独立施工完成,并独立进行结算,所有结算工程款归C分公司所有,所有债务由C分公司独立承担。双方经结算,截止2015年2月10日止,A公司投入该项目资金合计人民币3400万元,C分公司同意按下述约定退还A公司:1、在2015年2月15日前一次性退还1500万元人民币;2、在2015年5月30日前一次性退还900万元人民币并支付对应利息(该利息款以900万元人民币为基数,自2015年2月15日起按月息2.5%计算利息至实际支付之日止);3、2015年7月30日前一次性退还剩余款1000万元人民币,并支付利息(该利息款以1000万元人民币为基数,自2015年2月15日起按月息2.5%计算利息至实际支付之日止)。依据双方测算,截止2015年2月10日止,C分公司应给予A公司项目税后利润1000万元人民币。如项目2016年1月20日前竣工结算,C分公司将该款项一次性支付给A公司;如项目2016年1月20日未能竣工结算的,C分公司于2016年1月20日前应付还给A公司500万元,余款500万元转为C分公司向A公司的借款,同时,C分公司以该款人民币为基数,并按年利率18%向A公司支付利息款至实际支付之日止。

A公司与C分公司之间因结算投资款产生纠纷,诉之法院。

 

      争议焦点

      A公司与C分公司之间签订的《施工合作协议》及《解除协议书》是否合法成立有效?

 

      一审法院观点

     原、被告签订的《施工合作协议》及《解除协议书》是否合法成立且有效的问题。一审法院结合原、被告提供的证据,经审查后认为,C分公司系B公司下属不具有独立法人资格的分支机构。2011310日,B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曾向C分公司的负责人出具了法人授权委托书,授权C分公司的负责人为我代理人,在淮安从事建筑经营活动,其在经营活动中所签署的一切文件和合同我均予以认可。B公司加盖公章,法定代表人签名予以确认。后B公司与案外人签订涉案项目土地转让时,B公司加盖公章的同时,A公司的原法定代表人亦作为签约人在该转让协议上签名。另两被告虽抗辩涉案工程是由B公司承建施工,C分公司只负责该工程的具体施工管理,但A公司系于2011103日与C分公司签订的《施工合作协议》,合同签订后,A公司不仅一直依合同约定向涉案工程投入资金,而且参与该项目的经营并管理部分财务帐目等。双方于201110月份开始合作,直至2015215日双方签订《解除协议书》,合作时间长达3年有余。签订解除协议的第三日即2015217日,还通过B公司的账户退还给A公司投资款1500万元。

     综上所述,B公司对A公司与C分公司签订的《施工合作协议》不仅是有明确授权的,亦是明知的,故一审法院对两被告的该抗辩理由不予采纳。另,两被告虽抗辩与原告签订《解除协议书》时,受到原告方胁迫,庭审中未能举证证明,且在双方签订《解除协议书》1年内,亦未申请撤销。

     原、被告所签订的《施工合作协议》及《解除协议书》的内容,应系双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内容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故应认定为合法有效

 

     二审法院观点

     关于争议焦点二,《施工合作协议》及《解除协议书》效力应如何认定的问题。《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联营合同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解答》第三条第(二)款规定:企业法人、事业法人的分支机构不具备法人条件的,未经法人授权,不得以自己的名义对外签订联营合同;擅自以自己名义对外签订联营合同且未经法人追认的,应当确认无效。本案中,涉案协议的签订者为A公司、C分公司,B公司认为其既未授权九鼎淮安分公司与华隆公司签订涉案协议,也未对涉案协议进行追认,故涉案协议应为无效协议。A公司认为B公司对A公司、C分公司签订涉案协议既有授权,亦是明知,涉案协议应为有效协议。

      本院认为,B公司将涉案工程项目交由C分公司组织实施,C分公司与A公司的《施工合作协议》签订于2011103日,截至《解除协议书》签订之日2015215日,双方合作时间长达三年有余,在此期间,C分公司与A公司之间存在多笔大额资金往来,部分财务账目也在A公司的管理中,B公司对C分公司与A公司之间的合作关系应是明知的,却未对此表示异议,故《施工合作协议》应为有效协议。但现有证据不足以证实B公司授权或明知C分公与A公司签订《解除协议书》,故该《解除协议书》为无效协议,对B公司、C分公司没有约束力。

 

     典筑律师评析

     关于本案合同效力问题,C分公司是B公司的下属机构,其对外所签订合同,应加以必要的约束,不能超出B公司的概括性授权。并非C分公司所签合同产生的民事责任都应由B公司承担。本案中,C分公司所签订的合作协议、解除协议,均超越B公司的授权范围,应当无效。但二审法院经综合考量,认为B公司应当明知C分公司签订合作协议,未提出异议,故合作协议有效;C分公司签订解除协议,B公司未授权亦不认可,解除协议无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