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典筑案例

典筑案例

非强制招投标项目“标前”合同有效

文章来源:典筑律师  发布时间:Jun 16, 2018

序言

江苏民企开发的商品房项目不属于强制招投标工程,已被司法实践普遍认可。建设单位往往与施工企业协商签订总包施工合同,作为双方实际履行的合同,并根据办理施工许可证等相关工程手续需要,另行签订招投标合同作为备案用。双方发生矛盾时,往往会就应以哪份合同作为结算依据产生争议。江苏典筑律师事务所经研究认为,非强制招投标项目标前合同有效。我们将通过下面的案例予以分析说明。

 

基本案情

2010年,A公司取得淮安经济技术开发区×××广场商品房项目的开发权。2012516日,C公司与A公司全部股东签订《转让协议》,约定C公司以5.3亿元对价取得A公司全部股权。2012824日,A公司股东指定的监管团队与C公司对A公司经营权进行了交接,双方签署交接备忘录。2012717C公司以其及A公司名义与D公司签订《建设工程施工合同》,201281日,C公司以其及A公司名义与D公司签订《建设工程施工合同补充协议》,该补充协议对上述合同相关条款进行了修改。201382日,时任A公司总经理xxxD公司代表签订会议纪要,该会议纪要载明由项目执行总经理xxx在上述施工合同中签字并加盖A公司工程部公章予以确认。201379日,A公司向D公司发出开工通知,该通知加盖A公司工程部印章。

20131120日,D公司与A公司签订《建设工程施工合同》,该合同工程施工内容同上述补充协议。双方另行签订补充说明一份,说明载明上述合同仅作为招投标备案使用,不作为双方履行依据,双方应以补充协议为履行依据。

 

争议焦点

双方先签订的实际履行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建设工程施工合同补充协议》有效,还是后签的作为招投标备案使用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有效。

 

法院认定

系争施工合同及补充协议合法有效,各方应严格按照施工合同及补充协议的约定实际履行。

 

典筑评析

首先,本案中双方当事人签订在先的施工合同及补充协议合法有效。本案诉争建设项目不属于法定的必须进行招标的工程建设项目,双方自主签订的《建筑工程协议》并不违反法律强制性规定,且签约时双方意思表示真实,合同内容合法,因此依法认定该协议有效。其次,后签订的仅用于招投标备案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因当事人双方的招投标行为明显存在串通行为而无效。第一,《中华人民共和国招标投标法》第五十三条规定:投标人相互串通投标或者与招标人串通投标的,中标无效。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二条第(二)项的规定,在此基础上签订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无效。第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一条规定:当事人就同一建设工程另行订立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与经过备案的中标合同实质性内容不一致的,应当以备案的中标合同作为结算工程价款的根据。该条适用的前提条件是招投标程序合法有效,本案显然不满足这一适用条件。第三,双方签订的补充说明中亦明确,备案是为了完备手续,双方仍应以补充协议为依据。因此,建筑施工企业与建设单位签订施工总承包合同,在该合同履行期间,双方为分期施工另行签订用于备案和办理施工许可证件的施工合同。除双方另有特别约定外,施工总承包合同合法有效,应作为纠纷处理的依据。

 

附相关法律依据及部分案件裁判要旨

一、法律依据

1、 《江苏省工程建设项目招标范围和规模标准规定》(苏政发〔200448) 第四条规定:关系社会公共利益、公众安全的公用事业项目的范围包括:(四)经济适用房、职工集资房,并不包括商品房

2、、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解答(征求意见稿)》(苏高法电[2017]100号)第4条明确规定当事人以商品房、民营商场开发未经招投标程序主张签订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无效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二、部分裁判要旨

1(2016)苏民终1306号民事判决书。一审法院认为关于本案合同的效力。就涉案工程,双方签订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及补充协议,虽在后办理了招投标手续,但因涉案工程本属于普通商品房项目,不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招标投标法》第三条规定的必须强制招投标项目范围,且双方一致认可履行的是签订在前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及补充协议,故双方实际履行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及补充协议因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依法认定有效,双方当事人均应按约全面、适当地履行各自的义务。二审法院认为涉案工程系商品住宅项目,由惠佳公司自筹资金开发建设,从工程性质、资金来源上看,不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招投标法》第三条规定的必须招投标工程

2、(2016)苏08民终922号民事判决书。二审法院认为江苏省人民政府《江苏省工程建设项目招标范围和规模标准规定》(2004年第48号文)第4条规定经济适用房、职工集资房属于关系社会公共利益、公众安全的公用事业项目的范围,不包括商品房、民营商场。因此,当事人以商品房、民营商场开发未经招投标程序主张签订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无效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本院认为,本案中,苏南公司承建的涉案工程项目为商品房项目,并不属于必须进行招投标的工程项目。故双方于20122月签订的协议书不违反法律禁止性规定,应为有效协议。一审法院认定协议书有效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确认

3、(2015)民申字第11号民事裁定书。最高人民法院认为:首先,本案中双方当事人共签订了两份施工合同,第一份施工合同《建筑工程协议》合法有效。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招标投标法》第三条以及国家发展计划委员会《工程建设项目招标范围和规模标准规定》第三条第(六)项的规定,本案诉争建设项目不属于法定的必须进行招标的工程建设项目,且三建公司具备与承揽的讼争工程项目相适应的法定资质等级。因此,双方自主签订《建筑工程协议》并不违反法律强制性规定,且签约时双方意思表示真实,合同内容合法,因此依法认定该协议有效。

其次,第二份施工合同《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因当事人双方的招投标行为明显存在串通行为而无效。第一,《中华人民共和国招标投标法》第五十三条规定:投标人相互串通投标或者与招标人串通投标的,中标无效”……。第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一条规定:当事人就同一建设工程另行订立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与经过备案的中标合同实质性内容不一致的,应当以备案的中标合同作为结算工程价款的根据。该条适用的前提条件是招投标程序合法有效,本案显然不满足这一适用条件。第三,双方在20101110日签订的《会议纪要》中亦明确,备案是为了完备手续,双方仍执行原协议。